「異類」楊麗萍:30年不吃米飯,15萬保養指甲,生活起居全靠助理

陆凡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2022年2月22日,在這個有愛的日子里,

楊麗萍回到了母親的身邊。

在楊麗萍的官方賬號中,64歲的她曬出了在母親的小院中,

端著碗吃飯的視訊。

「回媽媽家的感覺真好。」

這是楊麗萍在這條動態下的配文。

視訊中,她身材纖瘦,帶著一頂棒球帽,

皮膚細膩,完全不像一個60多歲的人。

有眼尖的網友指出,楊麗萍端著的碗中似乎沒有食物,

不禁吐槽:「在吃空氣嗎?」

其實楊麗萍已經30來年沒有吃過大米。

不過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些年她又是怎麼熬過來的呢?

1 走出困境的白族少女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楊麗萍算是印證了這句話。

從小生活在云南西雙版納,楊麗萍受當地風土人情影響,

雖然沒有老師教導,但依然能歌善舞。

彼時,楊麗萍對舞蹈的熱愛融入到了她生活的點點滴滴。

做農活時太累,她會用舞蹈來舒活筋骨;

閑暇時無聊,跳舞又成了她為數不多的娛樂方式;

心情煩悶的時候,舞蹈成為了陪伴她的唯一朋友。

楊麗萍的家庭并不完整,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失婚了。

母親帶著4個孩子,生活得十分艱難。

而楊麗萍又是長女,便主動擔起了家里的很多雜務。

母親知道她喜歡舞蹈,每每看見她在田間地頭翩翩起舞都會覺得心疼。

因為母親沒有錢為她請舞蹈老師,一家人能果腹已是不易。

少時的楊麗萍長得高挑纖瘦,樣貌也十分清麗,

和同齡人站在一起,她就是焦點。

因為母親沒有錢供她去藝術院校,學習專業的舞蹈,

所以只能讓楊麗萍去念了一個普通的小學。

可天無絕人之路,在楊麗萍11歲那年,

她被選為了學校的課間操領操。

認真領操的楊麗萍還不知道,人群里有一雙眼睛盯上了她。

「這女孩不錯,我們就帶她走了。」

原來,當天是西雙版納歌舞團到當地招生。

招生的老師,一眼就看中了站在人群最前方,美麗動人的楊麗萍。

歌舞團的老師看出楊麗萍在舞蹈方面極有天賦,

因此提出帶她回歌舞團,可以邊學習邊演出。

可楊麗萍的母親卻有些犯難,

因為她不知道做舞者能不能賺錢,女兒未來又該怎麼生活。

并且那時楊麗萍家中,還有年幼的弟弟妹妹需要她幫忙照看。

可楊麗萍知道,如果錯過了這次機會,

那她此生可能會與熱愛的舞蹈徹底無緣,因此不顧家人的反對,

她還是跟著老師去了西雙版納歌舞團。

初入歌舞團,楊麗萍因為性格有些孤僻,

所以和同學們相處得并不是很愉快。

她不愿意接受舞蹈團里傳統的教學方式,

反而更傾向于自然的舞蹈動作和創作新舞種。

為此,楊麗萍沒少讓舞團的老師頭疼。

不過好在,即便如此楊麗萍仍然熱愛舞蹈,

還是迅速與歌舞團的演員們打成一片,并努力爭取上臺的機會。

很快,楊麗萍就開始和歌舞團一起到各地演出,

即便是站在舞臺邊緣,她也會付諸所有熱情去舞蹈。

也是在那段時間里,楊麗萍和舞團里的另一位舞者相愛了。

兩人迅速領證結婚,一同表演生活。

可是僅僅過了兩年,楊麗萍就和這個舞者失婚了。

「這段感情就是我的一根頭髮,在最合適的時候長了出來,

當頭髮想要衰老時它便自然而然地掉下來了。」

對于楊麗萍來說,這段婚姻不過是緣分已盡。

比起婚姻,楊麗萍更在意的始終是舞蹈。

那時,舞團主打的劇目是《孔雀公主》,

按照慣例一直是由傣族的舞者主演,

而楊麗萍因為是白族,所以總是和主角失之交臂。

可她從不服輸,一直在努力練習,

終于楊麗萍等來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一次西雙版納歌舞團外出演出,

主演孔雀七公主的演員突然生病,無法登臺。

于是作為替補,楊麗萍站上了主角的位置。

憑借著出色的舞蹈功底,以及精彩的表演,

楊麗萍征服了全場觀眾,也獲得了經久不息的掌聲。

從那之后,楊麗萍便成為了《孔雀公主》的主演。

1979年,楊麗萍憑借孔雀公主的角色,

在云南舞蹈大賽中拔得頭籌,

她也因此被民族歌舞團選中,走向了更大更廣闊的舞臺。

民族歌舞團中,都是全國各地藝術行業的佼佼者,

楊麗萍本以為她能在這里學到更多,

可沒想到民族歌舞團的訓練模式,

與她之前所在的舞團如出一轍。

民族歌舞團日常會安排舞者們進行芭蕾舞訓練,

但楊麗萍只想繼續學習和創作孔雀舞。

于是,為了逃避舞團的訓練安排,

楊麗萍只能在白天時,獨自跑到宿舍的地下室里練習基本功。

等晚上10點團里結束訓練,她再去舞蹈室對著鏡子鉆研孔雀舞。

由于楊麗萍不服從歌舞團的管理,因此被扣掉了補助費。

如此一來,楊麗萍的收入就減少了很多,

生活質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可楊麗萍并不在意,因為在她眼中舞蹈應該是靈動自由的,

她不能讓任何事情,影響自己對舞蹈藝術的追求。

2 特立獨行的舞蹈演員

1986年,失去了歌舞團的幫助,楊麗萍開始自力更生。

她將全部的時間都投入到舞蹈創作中去。

彼時,正臨近第二屆全國舞蹈大賽,

楊麗萍準備在參賽前完成一支新舞蹈的編排。

那段時間里,楊麗萍廢寢忘食,終于讓舞蹈《雀之靈》應運而生。

在舞蹈大賽之前,楊麗萍為了籌備表演的服裝,

到處找朋友借錢,最后終于湊齊了2千元。

在比賽中,楊麗萍憑借《雀之靈》一舞驚艷全場,

一舉拿下了當屆的舞蹈創作一等獎,以及表演一等獎。

兩年后,一位導演看到了楊麗萍《雀之靈》的演出視訊,

他被楊麗萍的表演所折服,急忙找關系聯系她,

問她愿不愿意登上春晚的舞臺。

在楊麗萍28歲這一年,她榮登春晚舞臺,

靈動的孔雀舞讓大眾認識了這位天才舞者。楊麗萍爆紅了。

自那之后,楊麗萍先后登上過7次央視春晚舞臺,

用她迷人的舞姿,為無數觀眾帶去了視覺上的盛宴。

也就是在楊麗萍聲名大噪的這段時間里,她邂逅了第二段愛情。

當時,楊麗萍在一場朋友的聚會遇到了一位忠實的粉絲。

這位粉絲叫劉淳晴,是個美籍華裔,家底頗豐。

他常年觀看楊麗萍的表演,一直對她十分鐘情。

這次在聚會上,劉淳晴終于親眼目睹了楊麗萍的芳容。

在名利場中身經百戰的劉淳晴,此時無比緊張。

他激動地向楊麗萍表達著他的傾慕之意。

聚會結束后,劉淳晴的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對他來說,楊麗萍就是九天落下凡間的仙子,讓他魂牽夢縈。

于是劉淳晴決定,開始追求楊麗萍。

面對劉淳晴的追求,楊麗萍猶豫了。

因為此時,她剛剛結束上一段婚姻不久,

還沒有做好再次走進婚姻殿堂的準備,

因此楊麗萍客氣地拒絕了劉淳晴的愛意。

可劉淳晴不肯死心,他依然會對楊麗萍噓寒問暖,

在節日送上禮物和祝福,毫不吝嗇地表達著他的愛意。

最終,劉淳晴用了5年的時間,打動了楊麗萍。

兩人于1995年領證結婚,婚后劉淳晴與楊麗萍十分恩愛,

而楊麗萍也沉浸在劉淳晴的呵護中,找到了一種久違的安全感。

千禧年來臨之際,正處于事業鼎盛時期的楊麗萍,

決定從民族歌舞臺辭職,回到家鄉為舞蹈創作尋找新的靈感。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楊麗萍開始深入鄉村,

試圖將自然之美融入自己的舞蹈。

她前前后后走過了十幾萬公里,踏遍了幾十個村寨。

楊麗萍忙著在村落中采風搞創作,

可劉淳晴還要繼續做他的事業。

這就導致了夫妻二人聚少離多,

不過還好劉淳晴始終支持楊麗萍的選擇。

作為粉絲,劉淳晴清楚地了解,舞蹈對于楊麗萍來說有多重要。

雖然丈夫很理解楊麗萍,但她的公公婆婆卻不那麼想。

2002年,楊麗萍隨劉淳晴回老家過年。

一邊吃年夜飯,劉淳晴的父母一邊表達了想抱孫子的愿望。

此時楊麗萍已經年過40,就算要孩子也屬于高齡產婦,

老兩口怕媳婦年齡再大一些,就沒辦法生孩子,因此十分著急。

而此時楊麗萍才難得地放下舞蹈,考慮起和丈夫之間的關系。

劉淳晴是家中的獨生子,能有個孩子,是他們一家人的愿望。

楊麗萍看著焦急的公婆,以及期待的丈夫,

下定決心,要為劉淳晴生一個孩子。

因為是高齡產婦,楊麗萍不得不去醫院咨詢備孕方法,

可這一次的醫院之旅,卻讓她生孩子的想法泡湯了。

原來,楊麗萍常年跳舞,體脂率很低,導致孕激素紊亂,

懷孕對她來說,是一件極難的事情。

因此,如果楊麗萍想要懷孕,就必須要先增加身上的脂肪含量,

而且即便如此,她也未必能順利懷孕生產。

這對于楊麗萍來說,無疑是一個噩耗。

如果要增肥增脂,那就意味著,從備孕到產后修復結束,

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都不能跳舞。

思前想后,楊麗萍決定放棄生孩子的計劃,

因為舞蹈在她心中重于一切。

決定不生孩子之后,楊麗萍向劉淳晴提出了失婚,

她不愿意拖累丈夫,既然不能為劉淳晴生孩子,

那就放手讓他去追尋新的幸福。

無奈之下,劉淳晴同意了失婚。

之后,楊麗萍獨自一人在云南老家定居下來。

而劉淳晴則跑到了台灣去做生意,

但他仍然無法放下楊麗萍。

一年后,他拋下一切奔赴云南,繼續陪伴在楊麗萍身邊。

不過兩人并沒有復婚,只是如平常夫妻一般相處。

在劉淳晴心中,他愛楊麗萍,

所以他不會為了自己的私欲,讓楊麗萍放棄摯愛的舞臺。

3 不畏艱難的靈魂舞者

那時,楊麗萍正在組建自己的舞團,面臨著極其困難的窘境。

因為楊麗萍在舞蹈藝術上有自己的見解與看法,

并且與投資方的想法完全不同,

這使得投資方十分不滿,干脆從舞團撤資了。

為了維持整個舞團的正常演出,楊麗萍只能破例開始接商演。

某一次,楊麗萍在與一個廣告商洽談,

可對方言語間十分不尊重她,

雖然楊麗萍覺得很不舒服,但她仍然堅持著談了下去。

跟她一起去談合作的經紀人,十分氣憤,

幾次想要帶楊麗萍離開,卻都被她拒絕了:

「舞團里的成員,都等著靠演出吃飯呢。」

即便楊麗萍開始接取商演來維系舞團運作,

可有時候依然會入不敷出,最艱難的時候,

她只能賣掉自己的住宅,用這筆錢來支撐舞團。

終于在楊麗萍的努力下,舞團漸趨穩定,

她也開始籌備起舞團的「大作」。

2003年,大型原生態歌舞表演《云南映象》,

在楊麗萍的帶領下誕生了。

首場演出開始之前,楊麗萍和舞團的演員們都很緊張,

他們生怕出現錯誤,幾乎是不眠不休地聯排了一周。

高強度的排練讓已經上了年紀的楊麗萍疲憊不堪。

在排練的第四天,楊麗萍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睡著了。

因為楊麗萍的堅持和付出,

歌舞表演《云南映象》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楊麗萍也因此拿下了舞蹈荷花獎中的多個獎項。

她還被舞團的成員們,送了一個「女鐵人」的稱號。

楊麗萍為了舞蹈藝術,幾乎付出了自己的全部。

正是因為她的堅持與忍耐,

才奉獻出了無數精彩絕倫的舞蹈演出。

為了維持身材,楊麗萍一直都在節食。

據說,楊麗萍三十多年以來,幾乎沒有吃過一粒米。

遠離碳水化合物,讓她的體脂率極低,大概只有僅有2%。

多年里,楊麗萍的食物一直都是半個蘋果和一個雞蛋,

有時她還會吃完全沒有飽腹感的玫瑰花。

就是在這樣幾十年如一日的堅持中,

楊麗萍的體重從未超過90斤。

對楊麗萍來說,體態纖瘦才能最大程度的還原孔雀的形象,

會讓身體更容易受控制,舞蹈動作也會更加優美。

楊麗萍的助理曾經和記者開玩笑說:

「楊老師,最近有點暴飲暴食。

因為她原來只吃半個蘋果,可現在能吃一整個蘋果了。」

楊麗萍因為總不吃米,也被人送了「仙女」的稱號。

當楊麗萍被問到,為什麼不吃米飯時,她回應稱:

「除了舞蹈,這世界沒有能讓我關心的東西。

不吃米飯,我才能維持身材,更好舞蹈。」

楊麗萍的過度節食,也造成了她體內營養失衡。

因為營養不良,楊麗萍出現嚴重的脫發,

這致使她不得不常年帶著帽子。

另一方面,因為體脂率太低,楊麗萍的血管突出嚴重,

尤其頭部血管幾乎是「暴起」狀態,帶著帽子她能遮掩一二。

孔雀舞除了需要控制體重,還需要保養手部。

因為手部動作時孔雀舞的精髓,

所以楊麗萍還不得不留著超長的指甲。

據說楊麗萍每年要花費近15萬,來保養修長脆弱的指甲。

并且,楊麗萍還給自己的指甲上了高額保險。

不過,修長的指甲也影響到了楊麗萍的日常生活。

她的起居幾乎都要在助理的幫助下完成,甚至是洗澡和上廁所。

楊麗萍使用手機時,都只能用指關節去點擊屏幕,

雖然很不方便,但為了舞蹈藝術,她愿意忍耐。

但長指甲還曾給楊麗萍帶來過好處。

在03版《射雕英雄傳》中,

楊麗萍因為指甲酷似書中所描寫的梅超風,

而得到了邀請,在劇中客串了一把,做了一回演員。

不過楊麗萍為舞蹈所做出的犧牲,遠不止這些。

據傳,楊麗萍為了跳舞,

付出的最大代價,就是摘掉了兩根肋骨。

不少人都覺得,楊麗萍為了跳舞付出了太多,

她失去的遠比,她得到的還要多。

可楊麗萍卻不這麼認為,

于她而言,舞蹈早就成為了生命的一部分,

她所做的一切犧牲,都是在為自己的人生而戰。

「我每次跳孔雀舞,都覺得我在一片森林里面,霞光萬丈。」

楊麗萍享受舞蹈,并沉浸于這門藝術中,

因此在她看來,付出任何代價都是值得的。

4 回歸平淡的人間仙子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楊麗萍也開始謀求一份安穩。

她在洱海邊蓋起了自己的私人別墅,并取名為月亮宮。

每天,楊麗萍都與自然為伴,養花種草,

面向洱海,享受一份悠然自得。

當然楊麗萍一直都沒有放棄,她所熱愛的舞蹈事業,

還在致力于傳播民族文化,培養孔雀舞的接班人。

彼時一直深入簡出的楊麗萍,很少出現在大眾視野中。

她只是偶爾會在短視訊平臺發布她錄制的視訊。

但卻仍然能吸引到眾多粉絲和路人前去觀看。

2020年,一條在楊麗萍短視訊下的評論,打破了她平靜的生活。

一位網友評價楊麗萍稱:「一個女人最大的失敗是沒有兒女。」

這條評論迅速引起了大眾的熱議,

不過大部分人都在支持楊麗萍。

女星戚薇為此,發文稱:「時至今日,還在給我們女人下定義,

還把兒孫滿堂當作女人唯一的成就…生育工具,我們早就不是了!」

而后,李若彤、陳數等女明星也紛紛發聲,

為楊麗萍正名,也是在為無數的女性正名。

不久后,事件當事人楊麗萍對此事做出了回應。

她覺得自己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做好自己就是最大的本分。

「我是生命的旁觀者,我來世上,就是看一棵樹怎麼生長,

河水怎麼流,白云怎麼飄,甘露怎麼凝結,花兒怎麼開的。」

楊麗萍的回復,沒有憤怒,沒有委屈。

她一如既往的云淡風輕,就像她居住的洱海,

滌蕩著浩然正氣,卻又溫和寧靜。

去年楊麗萍在機場時,被人拍到拄著雙拐,

連引以為豪的指甲留得也不如原來那麼長。

眾人紛紛猜測是楊麗萍年事已高,因為舞蹈身體受損嚴重,

導致如今不能正常的走路,不過也有人稱楊麗萍只是受傷,

暫時需要拄拐出行而已。

不過即便楊麗萍拄著雙拐,從照片中也能看出,

她氣色不錯,依然氣質卓絕,風采翩翩。

今年2月,在楊麗萍的微博中,她已經放下雙拐繼續舞蹈。

看來之前拄拐,可能是因為排練受傷所致。

但無論如何能看到楊麗萍繼續跳舞,

這就是一件令人值得欣慰的事情。

楊麗萍曾經在采訪中,稱她的祖母80歲尚能在院中跳舞,

那她也會不甘示弱,只要想跳舞,只要還能跳舞。

楊麗萍就能隨時隨地,以天地做舞臺,繼續舞下去。

楊麗萍一生十分坎坷,她雖榮譽加身,但卻并不能被世人所理解。

年幼時,原生家庭讓她歷經苦難,

但好在舞蹈伴隨著她度過了那段痛苦的歲月。

成名后,楊麗萍始終堅持自我,不被資本所左右,

用自己的辛苦和堅持,換來了一個又一個精彩絕倫的藝術作品。

時至今日,楊麗萍的學生們繼承了孔雀舞,

他們將會帶著楊麗萍對舞蹈的期驥與熱愛,繼續走向更廣闊的未來。

楊麗萍如今在洱海享受著自然帶給她的安穩自在,

也依然不愿放棄舞蹈,將熱愛貫徹一生。

一生無兒無女,晚年孤身一人,

但或許對于楊麗萍來說,她早就嫁給了舞蹈,

并與之纏綿一生,共赴白頭。

人生兜兜轉轉,她亦自在,巧笑嫣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