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百萬太少!」,兩兄弟不滿拆遷賠款「死也不搬」,今成「釘子戶」住在深坑,網友看了大呼過癮「做人別太貪」

小魚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要說能「一夜暴富」的方法,首當其沖的還得是拆遷。

無論是舊城區改造,還是城市發展需要,亦或者是建公路、建橋。

只要老房子拆遷,住戶必定能憑此賺一大筆錢,未來吃穿不愁。

因此,很多老城區或者農村住戶,都十分盼望著拆遷,拿到拆遷款,過上更好的生活。

但也有心術不正之人,想借著拆遷大做文章,好好地撈一筆。

結果到最后,錢沒撈著,反而自討苦吃,落得個人財兩空。

鄭州的鄭大爺,就是這樣一個人,只不過貪心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四個兒子。

拆遷后,他們一家本來能夠拿到近百萬的拆遷款,老爺子也能在新房中安度晚年。

卻沒想到自己的貪得無厭,不僅讓南水北調工程受它影響,還將自己困在深坑中數年。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鄭家的四個兒子,堅持不同意拆遷呢?

鄭老爺子的房子,最后又是如何處理的呢?

我們今天就來聊聊河南「最奇葩」釘子戶的故事。

2002年12月,惠及4.38億人口的南水北調工程正式開始建設。

據悉,該工程將穿過河南,在鄭州修建長133公里的水渠。

建成之后,將為鄭州提供36億立方米的用水。

河南本就是農業大省,有了南水北調的支持后,當地泉水問題將得到極大的改善。

如此一項利國利民的政策,理應得到全國人民的支持。

卻沒想到在鄭州修建時,卻遇到了問題。

據悉,在水渠修建時,周圍50—500米的范圍內是不允許有居民居住的。

一旦河水泛濫,可能會引發災情,水流通渠時發出的轟鳴聲,也會影響當地居民的生活。

因此,修建水渠,不可避免會涉及拆遷,涉及拆遷,便牽扯到安置和補償的問題。

2015年,鄭州西三環附近劃入南水北調的拆遷范圍。

按照要求,整個村子都在通渠范圍內,因此租戶需要全部搬遷。

為了安置當地住戶,政府給出了非常豐厚的補償政策。

2015年,鄭州政府表示。

會按照每平方公尺1000元的標準補償拆遷款,并補償同等面積的安置房。

有的網友可能會說,這點補償金未免太少。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農村,家家戶戶的房子,加上院子,都不會小于300平。

安置后,每家每戶都能分到好幾套房,每平米1000元的安置費,是額外補償給他們的。

三百平,補償款至少能拿到30萬,這錢給白撿的,其實沒什麼區別。

消息放出來之后,鄭州西三環附近的住戶,非常干脆地就在拆遷合同上簽個字。

并拿到了拆遷款,住進了政府安置的大房子。

起初鄭大爺也是這樣想的,想拿著政府補償的近百萬元補償金,住進大房子養老。

奈何他的兩個兒子并不這樣想。

說起鄭大爺的兩個兒子,在當地也算個人物,因為思想活泛,憑借經商賺了不少錢。

但也因為常年在商海中沉浮,養成了市儈的性格,不管遇到什麼事,總是想占點便宜。

此次拆遷涉及南水北調工程,鄭州西三環附近在水渠的范圍內。

拿下這塊地,政府勢在必得。

因此兩兄弟斷定,無論他們提出多麼苛刻的條件,政府最終都會答應。

于是他們本著能多賺一點是一點的態度,開始想方設法,割政府韭菜。

殊不知,他們那點花花腸子,連當地村民都騙不過,又怎麼可能騙得過政府的法眼呢?

很快,他們就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本來鄭大爺已經決定在拆遷同意書上簽字,卻沒想到被他兩個兒子攔了下來。

他們決定拖延一段時間,在村子里重建一棟新房子。

如此,拆遷時他們就能分到更多錢。

于是,兩兄弟集體籌款,在村子里建了兩棟三層高的豪華別墅,總面積達到800多平方公尺。

一旦拆遷,加上地皮,兄弟二人至少能拿到近百萬賠償款,還有總面積800平方的安置房。

如果真讓他們得逞,這些錢,足夠他們后半輩子衣食無憂。

但可惜的是,他們的這些行為,又怎麼可能瞞得過政府人員的火眼金睛呢?

在拆遷時,鄭大爺的兩個兒子想方設法阻撓拆遷,然后又在村子里蓋了800平的大別墅。

我想只要是個正常人,都知道他們意欲何為。

因此,拆遷到他們家的時候,工作人員直接表示,只能按宅基地的面積給他們補償。

這下輪到兄弟二人急眼了,蓋這棟別墅,他們可花了不少錢。

如果只按宅基地的面積給補償,這錢不白花了嗎?

于是他們去找工作人員討說法,工作人員的一番話,直接將兄弟二人懟得啞口無言。

原來,他們很早之前便進入城市發展,在城市定居后,又將自己的戶口改成了城市戶口。

因此,根據我國宅基地政策,他們只有宅基地享有權,卻沒有權限在上面蓋新房。

想蓋新房,只有城市戶口才可以,更遑論,他們當時并沒有取得房屋建造權。

這下輪到兄弟二人傻眼了,他們本想多蓋新房,在拆遷時能多拿到點拆遷款。

卻沒想到,最終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政府可不會傻到連他們蓋房子的錢也出。

為此,兄弟二人氣不過,堅持不在拆遷同意書上簽字。

即使政府多次派人交涉,他們依舊我行我素。

兄弟二人得意洋洋,本想著只要他們態度足夠堅定,就能拿到他們想要的拆遷款。

畢竟南水北調是國家工程,上面給下壓力,即使是鄭州政府也不得不妥協。

卻沒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兄弟二人徹底傻眼。

一個政府部門,怎麼可能讓兄弟二人輕松拿捏呢?

在多次交涉無果后,鄭州政府決定不再對兄弟二人進行安置,放棄對房產的拆遷工作。

這下,兄弟二人徹底沒招了。

他們的戶口已經遷入城市,平時要工作,根本沒時間和政府拆遷人員扯皮。

鄭州西三環附近拆遷完成后,800平別墅徹底斷水斷電,成了與世隔絕的荒樓。

對兩個兒子的影響倒是其次,畢竟他們在城市里有房產,平時根本不會到這里住。

只是苦了鄭大爺,他的宅基地都被兩個兒子蓋了房。

如今沒有拆遷,他只能一個人住在村里。

后來,隨著南水北調用水量的不斷擴大。

為了防止水渠決堤,工作人員不斷加高水渠的高度。

但是又不能把鄭大爺的房子填在里面,于是在墊高的時候,特意繞開了800平的大別墅。

久而久之,鄭大爺的樓變成了「深坑樓」,整個樓仿佛沉入地下,與周圍的落差達到了十米。

住在深坑里,整天見不到陽光,洗完衣服都晾不干,散發著一股濃濃的霉味。

不僅如此,鄭大爺的出行也遇到了極大阻礙。

他一個70多歲的老人,每次出行都要爬出十米高的深坑,久而久之,他的身體開始吃不消。

但這些問題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地基下沉,一旦下雨,鄭大爺的三層小樓便會被水淹。

特別是2021年發生的720事件,因為降水量巨大,鄭大爺的整棟房產幾乎都被泡在水里。

大量的家具被泡壞,鄭大爺損失巨大。

住在這里的每一天,鄭大爺都非常痛苦,只能求助政府,讓自己盡早搬離。

但是工作人員在實地考察完后,卻得出一個結論。

如今南水北調工程已全部竣工,鄭大爺房產的拆遷,已經可有可無,不會再有任何影響。

因此,也就沒有必要拆遷了。

無可奈何下,鄭大爺只能選擇搬離,如今這里已經人去樓空,成為了一座孤樓。

對于鄭大爺房產的處理結果,網友們持不同態度。

有的網友表示,鄭大爺一家落得如此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

國家需要時,他們不配合工作,如今他們自食惡果,又憑什麼要求別人配合他們的工作呢?

有的網友則認為,鄭大爺縱使有萬般做錯的地方,但他畢竟已經是個70多歲的老人。

對待這樣的老人,我們理應多寬容一些,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給老人家安置了吧。

這件事也告訴我們,人千萬不要貪得無厭,拿自己該得的,如若不然,只會自討苦吃。

畢竟在現在這個信息發達的社會,沒有人甘當傻子,平白無故讓別人占便宜。

能輕松拿捏對方還好,一旦拿捏不住,到頭來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什麼好處都拿不到。

到時候,也別怨人家心狠,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