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巨嬰」劉思琦:16歲吃飯靠人喂,每天花銷過萬,后來過得怎樣了

陆凡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坐在對面的,赫然是一個馬上要成年的女孩子,她在母親的照料下,一邊玩著手機,一邊頭也不抬地張嘴等著喂飯,宛如一個「巨嬰」

已經16歲的劉思琦,不會自己穿衣,不會自己吃飯,什麼都要人幫忙,每天的開銷卻大得驚人,一天就能花掉幾萬塊錢。

劉思琦是如何被「養成」這樣的?如今她又過的如何?

16歲「巨嬰」

遼寧盤錦一高檔小區內,住的人全部都是非富即貴,光是停車場停放的高檔轎車都令人目不暇接,劉家,就住在這里。

劉思琦是一個「00后」,2001年出生,父母生她的時候年齡已經偏大了,所以對劉思琦可謂是百般寵愛,生怕磕到碰到。

即便后來劉思琦有了一個弟弟,她的父母對她仍舊是寵愛萬分,一點也沒有說「偏愛」哪一個人,可是這樣的「寵愛」卻帶來了意想不到的情況。

父母都經商,生意繁忙,一年到頭能待在家里有個把月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因此每次回家,倆人都十分想念孩子。

「來,這是媽媽給你買的」、「女兒,這是爸爸給你的零花錢」,每次父母回到家,劉思琦都能收到許多禮物和金錢,這是父母對她彰顯愛意的方式。

殊不知這樣的方式在劉思琦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不正確的金錢觀念,甚至價值觀念,她后來之所以養成「橋橫跋扈」的性格,和她小時候受到的教育有很大關系。

一開始的時候,劉思琦父母曾請了好幾個保姆,專門在倆人不在家的時候照顧兩個孩子,可一段時間過后,倆人又覺得保姆不太靠譜,不一定能照顧好,所有想出了一個辦法。

將所有的親戚朋友都請來,給他們開著工資,讓他們負責照顧好劉思琦和弟弟的生活起居,這樣一來,倆人才放心地忙生意。

姑姑和小姨平日里照顧劉思琦穿衣吃飯,叔叔和舅舅則充當保鏢和司機,一有什麼劉思琦只要喊一聲,姑姑或者小姨就會立馬趕來。

除此之外,劉家還請了幾個保姆,專門負責打掃衛生,劉思琦做什麼都不需要親自來,吃飯有人喂,穿衣服不用自己來,就連修剪指甲,都要姑姑或者小姨來弄。

父母的初衷是「照顧」好女兒的生活起居,卻沒想到「這樣的方式」卻養成了劉思琦連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沒有。

在家里還好,大家都是劉思琦的叔叔阿姨、姑姑舅舅,所以對她都是百依百順,可到了外面,她的這種「大小姐」脾氣就沒人再慣著她了。

吃不了苦,受不了委屈,劉思琦在學校的時候,老師就經常反映劉思琦在學校經常摔東西,發脾氣,而且做什麼都不愿意做。

可意外地劉思琦的「同學緣」卻挺好,許多同學都愿意和她玩,那是因為劉思琦十分「大方」,每次和同學們出去玩都會買很多東西,而且很舍得花錢。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16歲,劉思琦父母不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女兒身上的「問題」,可就連他們也沒想到是什麼原因導致自己的女兒變得如此「蠻橫」。

一次,劉思琦躺在沙發上玩手機,弟弟一個人在旁邊玩玩具,弄出來的噪音引起了她的反感,她當時就甩著臉子對弟弟說「別吵,GUN一邊兒去」

看到弟弟沒有停止后,她先是拿東西甩過去,再然后走上去沖著弟弟上手,一旁看著的媽媽本想出言相勸,劉思琦卻更加蠻橫地說「你一邊兒去,我教訓我弟怎麼了?」

為「出名」登上電視

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之后,父母也開始想辦法來「改變」自己的女兒,正在電視上播放的《變形計》節目引起了倆人的關注。

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父母聯系了《變形計》的工作人員,偷偷地替女兒報了名,為了瞞過女兒這一關,倆人對劉思琦說是去電視上當明星。

劉思琦一聽就樂了,2017年4月,當節目組工作人員提前來到劉家踩點的時候,劉思琦還高興地歡迎他們,對于一個16歲的女孩來說,可以上電視是很大的「吸引」。

可展現在節目組工作人員面前的,卻是一個被喂著飯,被穿著衣服的16歲「巨嬰」,節目組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將注意事項告訴了劉思琦。

「不準帶手機,帶零食,帶錢,到了之后要聽從安排」劉思琦聽完有點不樂意,最后還是爸爸解決了這個問題「如果你堅持不下來,我就停了你的零花錢。」

爸爸的一句話消除了劉思琦的想法,她老老實實地點頭同意了,在臨近出發的前幾天,節目組充分見識到了劉思琦的「巨嬰」生活。

到商場購物,幾萬塊的包包劉思琦連標簽都不看,只是覺得外表好看就買了下來,看中的衣服劉思琦不問價格,直接拿去付錢,一個月下來就能花到十幾萬。

化妝品是劉思琦最喜歡的東西,她的化妝品可以堆滿幾個桌子,每月的開銷有一半都花在了購買各種各樣的化妝品上。

為了做一個髮型,她讓叔叔開車帶她去幾百公里外的大連去,因為那里有一間明星去過的理發店,她覺得那里做出來的髮型比較好看。

出發前一天,劉思琦躺在沙發上休息看手機,父母和家里的其他親戚為她忙翻了天,又是收拾行李,又是叮囑的,生怕她在外面吃了虧。

「思琦,這是你第一次一個人去到外面,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到了那邊就沒人會喂你了」媽媽一邊喂飯一邊叮囑劉思琦。

劉思琦卻毫不在意「不就去趟農村嗎?有啥啊,我在學校也過過一個人的生活。」她在電視上看到過農村,以為沒什麼大不了。

4大箱行李,父母和親戚開著4輛車送劉思琦到了機場,依依不舍的告別后,劉思琦開始了第一次長達1個月的獨自生活。

大巴停在了貴州山區的一處偏僻農村中,節目組開始喊「現在開始把手機、零食、錢都上交,化妝品也要上交。」這下子劉思琦不樂意了。

別的都可以,唯獨化妝品,她不同意,「我皮膚不好好保養很容易干燥起皮的,而且我每天都要化妝」劉思琦開始跟節目組討價還價起來。

化妝品風波

可節目組跟她的爸爸媽媽可不一樣,既然事先已經說明了來到這里之后一切都要聽從節目組的,那自然是沒人會再慣著這個「大小姐」

「不交,大不了不去了,現在把我送回去」丟下這句話之后,劉思琦坐在裝有化妝品的箱子上,任憑工作人員怎麼勸說都沒用。

耗了2個多小時,眼看天馬上就要黑了,一行人還在山腳下沒出發,節目組無奈地說「你爸爸來之前可講過,如果你現在放棄回去,以后就不會再給你錢了。」

坐著發了2個多小時呆的劉思琦聽到這句話后,終于開始妥協,在一番「討價還價」之后,節目組允許劉思琦帶走幾樣洗漱用品,其余的全部被收了上去。

「化妝品風波」解決后,一行人開始向著山頂上的村子出發,劉思琦這才意識到,沒有人再跟在她的周圍替她拎東西了。

大包小包的箱子,她一個人拖著,沒走多遠就受不了了,直接把2個箱子扔了,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上,她又將最后的行李也丟掉了。

好不容易堅持爬到了山頂后,一進屋子劉思琦就跑了出來,「什麼破地方啊,我不住了,送我回去」這里和她想象中的農村完全不一樣。

破舊,昏暗,充斥著臭味的臟兮兮的環境,讓她一下子干嘔了起來,她一直向節目組要求送她回去,結果沒有人回應她。

忍到了晚上該吃飯的時間,節目組告訴她在這里,想吃飯要自己做,干什麼都要自己來,劉思琦氣壞了,可任憑她如何撒潑,也沒有一個人理會她。

越氣越餓,劉思琦一邊回想著自己過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一邊陷入了沉思和絕望,眼看著就要哭出來的時候,「農村的父母」回來了。

原來他們白天要出去干活,直到半夜才能回來,他們給劉思琦做了一大桌「豐盛的飯菜」來招待她第一次到來,劉思琦開心地自己吃飯了。

其實這頓飯菜比起她日常吃的來說,并不算豐盛,可對于此刻已經餓的不行的劉思琦來說,這頓飯吃的比任何山珍海味都要香。

她不僅自己盛飯夾菜,還忍不住稱贊起來,后來她回到家后還一直忘不了這頓飯「第一次覺得這世上還有那麼好吃的飯菜,比什麼海鮮還要香。」

夜晚,吃過飯之后的劉思琦住進了自己的屋子,一張簡易的床,一個破爛的床頭柜構成了全部的家具,這一次她不再發脾氣了,只一個人靜靜地坐在床上發著呆。

然而等在后面的遠不止如此,第二天,劉思琦就見到了被自己丟在山路上的行李箱,是農村父母替她下山去找回來的。

可沒等她來得及高興,節目組就要收回箱子里的化妝包,劉思琦直接上手起現場的工作人員,把一個男導演的眼鏡給摔壞了。

最后節目組只好作罷,劉思琦終于拿到了自己的化妝包,可她沒想到的是,沒過幾天,她就將化妝包收了起來再也不用了。

「酸甜苦辣」過后

農村的生活超出她的想象,白天天還沒亮,她就要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到山上割草喂豬喂羊,一個上午要割幾大捆然后背下山來。

下午,她和小伙伴們找了一個工地去「賺錢」,想要用這些錢「贖回來」自己的行李,拎著鐵鍬鋪設水泥路忙活了一個下午,3個人掙到了150塊錢。

接到錢的那一刻,劉思琦內心的想法就改變了,她又想到自己昨天吃的那頓飯,節目組告訴她那是農村家庭幾天的伙食費。

一想到自己吃掉了農村父母家幾天的伙食,她覺得自己應該「報答」一下他們,于是3個人商量過后,用這150塊錢到市場去買了一雙「新鞋」。

看到穿上新鞋后高興地手舞足蹈的「農村爸爸媽媽」,劉思琦也覺得很開心,從這之后,她開始努力地靠自己的勞動換取飯菜了。

臟、累的活劉思琦再也不嫌了,怨言也漸漸地沒有了,她已經開始逐漸地習慣農村的生活,每個人都覺得她已經和當初那個任性撒潑的「小公主」完全不同了,她自己也這麼覺得。

才剛剛適應沒多久,1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到了,劉思琦被接回了自己遼寧的家,看到父母的那一刻,劉思琦才懂得了父母過去對自己是多麼的好,她激動地抱了上去。

回到家之后,她開始懂得照顧別人,懂得自力更生,媽媽想給她喂飯的時候,她沉默著拒絕了,「人在嘗過酸甜苦辣后,就連喝杯白水都會覺得是甜的」

仿佛一夜之間,劉思琦就成熟了許多,她開始專心在學習上,購買衣服和化妝品的行為也收斂起來,沒多久,她就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高級時裝藝術學校。

「我想去當一個設計師」她喜歡漂亮衣服,喜歡打扮,所以她決定去追尋自己的「夢想」,2020年,她從學校畢業后,獨自一個人踏上了前往法國留學的道路。

2022年3月,她學成回國,開了一間設計工作室,在社交平台上,她不時地發布一些自己獨自一個人設計和工作的照片和視訊。

就在幾年前,她還是一個驕縱、蠻橫,沒有自理能力的「巨嬰」,誰又能想到,她今天在認真地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靠著自己的雙手「吃飯」。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